网站公告:河北山韵园林古建筑工程有限公司,有着十多年从事园林景观工程项目设计施工的经验,专业从事假山设计施工,亚搏娱乐在线设计,仿木,塑山,古建工程设计施工,有多年施工经验。

园林知识

当前位置:首页-园林知识

建筑世家马家传奇揭开六百年皇城秘史

发布时间:1536745247 点击量:127

  中国有23处世界文化遗产,兴隆木厂就修建了故宫、颐和园、天坛、以及承德避暑山庄4处。除了这4处,北海、颐和园、畅春园、万春园、圆明园……明清两朝几乎所有金碧辉煌的皇家园林宫阙,无一不留下了兴隆木厂施工的痕迹。
  “北京城什么人来修?卢沟桥什么人来修?玉石栏杆什么人来留?”经稚气的童音一唱,隔世的旧京旧影几乎就要显出形来。
  常年留恋于老北京的古建筑风情,时时被“究竟是什么人修建的老北京城”这个念头困惑着。今年春节过后,随一女友去拜访了一个叫马旭初的古建专家。我自认是个古建筑爱好者,自然对马老刨根问底,关于故宫、关于四合院、关于马氏家族,都被我问个底儿掉。马老不仅解开了我心中的困惑,而且还道出了鲜为人知的营造北京六百年的家族隐秘历史。
  举世罕见的皇家欠据
  马老已经81岁了,是马家第十四代传人,说起六百年前自己的祖先,掩饰不住的景仰。明朝永乐年间,河北深州工匠马天禄创办了兴隆木厂,把建筑队伍拉进了紫禁城。明朝主持故宫修建的有名有姓的一共四位:蒯祥、阮安、梁九和马天禄。前三人都在完工后加官进爵,独有马天禄没当官,继续办着他的官木厂,修着皇家的殿堂、园林、宗庙、陵寝。
  “干吗不当官呢?”我问。
  马老讲起了祖训:当官钱是当年完,买卖钱才万万年。
  一个匠人竟然要想着万万年的事情,做起工程来该是何等的用心?马家世世代代匠作香火,子子孙孙祖训相传,一传就是十四代人,长达六百年。
  中国有23处世界文化遗产,兴隆木厂就修建了故宫、颐和园、天坛、以及承德避暑山庄4处。除了这4处,北海、颐和园、畅春园、万春园、圆明园……明清两朝几乎所有金碧辉煌的皇家园林宫阙,无一不留下了兴隆木厂施工的痕迹。
  马老说,光绪十一年,清政府重修三海,当时的三海指的就是今天的中海、南海和北海。在修建过程中,由于国库紧张,一笔三万多两的木料费用便先由兴隆垫付,为此户部还专门开出了一张日后再付的欠债凭据,这张举世罕见的皇家欠据上写道:“据呈请兴隆木厂商人马德春,请将十一年、十二年两年的筹垫,实银三万两千二百九十四两六钱一分四厘,勿恳请照数赏罚。”这张皇家欠据,随着满清政府被辛亥革命推翻,永远地成为无法兑付的一纸空文。
  对于这张欠据,马老的祖父曾跟他讲过,这是马家很不容易得来的,虽然它无法兑成现银,但它的价值对于马家而言相当于无价的奖品,所以马老一直珍藏着它。
  一度京城首富的当年盛况
  马老胆小,古建界老人都知道。我问马老,他家是不是东城首富。马老摇头。我说,那就是京城首富喽?马老吓一跳,说:可别这么说。看到老人不肯承认,我便问他当年京城哪几家有钱?马老答:当时说的八大家好象是仓韩家、梳刘家、钟杨家、盐业银行鲁家、五老胡同查家、西鹤年堂刘家、瑞蚨祥孟家、兴隆马家。
  我问:同仁堂呢?答:当时还没排进去。我问:马家买卖最大吧?马老想想,说应该吧,光银号就有四个。我问:您解放后捐的是1400多间房,还是1400多处房产?马老说:1400多处产业。魏家胡同快整个胡同了,西单那边有马家头条,马家二条,马家三条,马家四条。东安市场上百家铺面和摊位。还捐过同济堂药店、北京饭店、北京和天津电车公司、自来水公司、启新洋灰公司、开滦煤矿的股份。
  我想,这么多产业加起来不是北京首富,又会是谁呢?。
  兴隆木厂上户部领银子的场面很能说明当年马家的兴旺。据故宫退休瓦工、原兴隆木厂的老匠作邓久安说,拉银子的骡车队一眼望不到头,头车到了西四牌楼西侧的兴隆木厂,尾车还在今天历史博物馆位置的户部。
  九龙壁上的一条“假龙”
  马家之所以能积累这么多财富,是与祖训分不开的。马老给我讲了马家代代相传的九龙壁的故事。马老的太老祖,当年修建故宫的九龙壁时,在自家的琉璃制品厂里烧好了彩色绘画的琉璃瓦,连号码都编好了,就等着第二天官家验收了。谁知当天晚上,因匠人干活不小心,将一块琉璃瓦摔个粉碎。太老祖知道大祸临头了,这九条“真龙”明天交不了工,可是满门抄斩的欺君之罪啊!
  情急之中,太老祖想出了个躲避灾祸的办法,连夜用金丝楠木仿造了一块“琉璃瓦”,汇成颜色一样的加了上去。第二天,官家验收时,并没有发现这九条“真龙”,其中有一条已经做了“假”,马家因此躲过此劫。然而,随着光阴的逝去,这块金丝楠木做成的“琉璃瓦”渐渐褪去了颜色,和整个九龙壁上的材料质地有了明显的区别。幸亏清政府的寿命没有金丝楠木的寿命长,否则,马家是难逃劫数的。
  这块金丝楠木做的“琉璃瓦”就安在九龙壁上从左到右的第三条龙身的下腹部。这个马家太老祖用命换来的故事,在马家代代相传,它被用来教育马家后代,干活一定要细心,不能有半点马虎,匠人就要凭手艺吃饭。
  北京城不是建出来的
  《新京报》曾报道说,位于礼士胡同的清朝宰相刘墉宅院的确切位置现在已经是一团迷雾,很多人把129号认定为相府。马老说,不是129号,是现在的礼士胡同小学。书上说吴佩孚住过魏家胡同18号马辉堂花园,马老指着花园南边的楼说,那才是吴佩孚的家,我们是亲戚。
  书上说的和马老说的,有好多都对不上,渐渐不去对了。“白发宫女在,闲坐说玄宗”,不也挺好吗?走到后海中间的桥,听马老说,这里是汪精卫炸摄政王的地方;走到后门桥,听马老说,这是旧城地势最高点。在西扬威胡同的渝信川菜吃饭时,则详细地听马老讲他祖父、他父亲时代的老北京往事。
  1930年,当过北洋政府交通总长和内务总长的朱启钤发起了中国营造学社,到1945年,先后有八十名社员,人们通常熟悉的是梁思成和林徽因,马老说他祖父马辉堂也是其中一员。马辉堂修过颐和园、参与过慈禧、慈安和光绪陵的营建。1911年后清帝退位,马辉堂关闭了兴隆木厂。马家在西扬威胡同开起了恒茂木厂。由马老的父亲马增祺(马辉堂长子,上过巴黎大学、剑桥大学和东京帝国大学)经营,下属一百多个分厂。
  我问:您父亲修过什么呢?
  马老说:天坛祈年殿,还留下了全套图纸,我都捐给国家了。国子监、北海、中山公园、中南海、东四和西四牌楼、金鳌玉栋桥边的牌楼都修过。金鳌玉栋桥就是现在北海和中南海分界的桥,当年是九孔联拱的石桥,美极了。
  怎么现在的建筑就没几个好看的呢?与马老的对话,让我悟出:现在叫建筑,把建筑物建起来就完了,过去叫营造,造之前先得“营”,文化、哲学、环境、风水等因素统统谋划一遍。
  北京城就是“营造”出来的。马老说紫禁城周围八个庙,分别指风、云、雷、雨、雾、露、雪、霜八神,对应的就是宣人庙、凝和庙、普渡寺、真武庙、召显庙、万寿兴隆寺、福佑寺和静默寺。马老说站在景山顶儿,看不到故宫一棵树,可站在太和殿的廊子上,能看整个北京城。我想:这种营造能力,是建筑达不到的。
  马老说最厉害的是那些匠人哪,大字不识,却能盖出故宫、颐和园这种最好的房来。我们现在,识字的人多了,科学进步了,可哪个建筑能吸引全世界的目光呢?我们那些祖祖辈辈传下来的手艺都快丢光了。
  马老说故宫屋顶的琉璃瓦怎么就那么金光不褪?不怕风吹日晒?有老祖宗琢磨的配方呵,都是天然矿物质。秘方我早些年已经献了,可现在有多少人在用?费工费料。从前的人给皇上干活,是提着脑袋;给寺庙干活,是希望神灵保佑;给东家干活,又挣钱又要名,不做缺德事,上对得起祖宗神灵,下对得起子孙万代。
  现在,修我们城市的人还有这种敬畏和诚心吗?
  旧典
  清朝的官木厂
  在清代八大、四小总共十二家官木厂中,为首的兴隆木厂被称为“领柜”,也被叫做“首柜”。但凡有皇家工程,主管工程的工部就找到兴隆木厂总承包,兴隆把大活再分包给另七家大柜:广丰、宾兴、德利、东天河、西天河、聚源、德祥。院墙、庭院之类小活分给“四小柜”:艺和、祥和、东升、盛祥。
  清代的官木厂,不同于今天的木器加工厂。明清两朝的官木厂,实际上是一个各个工种配套齐全的施工单位。在各大官木厂中,有瓦、木、土、石、扎、油漆、彩画、糊共八大匠作的头目,每一个“作”代表一个专门的工种和行业。此外,还有擅长于园林叠石的专门人员和观天象、把握施工的开工、完工时间的阴阳先生。
  厂主,在清代被称作东家。通过各房各柜,东家领导下属各作的头目,而各头目下面又有各自的一班人马和技术工匠,这样一层层领导,总柜拥有最高的权力。

  • 电话咨询
  • 返回顶部